淫生外传

第六章 双收

淫生外传2018-12-06 14:15: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淫戏聚会开始。

房间里的女生纷纷散开,围成几个圈子。王勃发现除了自己和李佳外,还有

两个男生也被娃娃团成员围起来,经小昭介绍得知他们也是娃娃团的正式成员,

曲凯和付军。剩下还有四五个男生站在房间的角落,他们都是落选的预备队成员,

等到下一次聚会时就不能再来了。

王勃是新人,首先承担的工作是「点名」——也就是每一名娃娃团女生先过

来做自我介绍,然后宽衣解带,选择自己最容易达到高潮的方式让让王勃肏弄。

「嗨,我是小宁,比你大一届……人家最喜欢肛交了。你用什么姿势插进来

都行,一般肏的二百下,就能把我肏出个小高潮来……对,换后面肏我!哦……

好硬,立刻就不行了。」

「我?你叫我小碧姐就好啦……我没有特别容易达到高潮的姿势,不过我最

受不了意淫。只要一想到你表叔,还有二爷都像你这样肏过我……我就……哦…

…」

王勃初时还有些腼腆,肏了三四个女生之后开始渐入佳境,勇武起来——王

家娃娃团的女生虽然各有所短,高矮胖瘦、俊妍美丑,但能被王家人试用都是百

里挑一的上品,最起码也当得起「青春靓丽」四字形容,绝对没有那种让人一看

就影响性欲的存在。

这些女生最小的只有十四、五岁,最大的也不过十八九,被王家人破身之后

食髓知味,对男欢女爱的兴趣全都浓厚到了极点。青春少女的美丽胴体白净滑腻,

小屄肏起来紧缩多汁,不是名器胜似名器。

最妙的是这些小姑娘自知体质不堪鞭挞,满足不了性欲强劲的王家人,于是

结伙组成了王家娃娃团,一个个撅起白嫩的小屁股凑到一起,亮出粉亮的小阴户

来让人轮流享受。淫靡的气氛互相传递,小丫头们的屄里全都湿乎乎、水汪汪地,

根本无需前戏,抓过来就可以狂肏,肏到高潮就换一个。

王勃肏到第五个女生的时候就进入状态。

小女生们的水多屄紧,肏起来相当于王家女人略微夹紧时的程度,尤其不用

顾虑她们的体力,可以像日常自家淫戏的时候一样抽送,使得王勃越肏越是心情

放松。眼中女人再无熟悉陌生之分别,甚至也懒得再听她们介绍自己如何如何,

只管把鸡巴插进女生屄里,几下功夫找到最让自己舒服得劲儿的姿势角度就开始

狂抽猛送,享受性爱的乐趣。

*************************

时间飞逝。不知不觉间,三十多个小妞已经都被点了名开始「循环使用」。

王勃这才隐隐明白为什么对王家男人来说,「数量」能胜过「质量」这句话属于

笑谈。

小女生虽然鲜嫩乖巧,但体质上的先天缺陷和性技上后天不足难以弥补,肏

起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比起和王家女人做爱的时候差了些舒爽和刺激……就好

像大餐和甜点的对比一样,虽然甜点也能填饱肚子,但吃惯了大餐的人却很难接

受这一点。

所以这些女生凑在一起,也只够被王家人当成泄欲的工具,无法获得更进一

步的认可。肏的多了舒爽虽是舒爽,但终究少了一种让人性质昂然、性欲勃发的

感觉。

这时那些预备队成员也纷纷下场,兴奋地承担起一些「助攻」、「助兴」的

工作,帮着分泌不够的小女生舔舔屁股,或者挺着鸡巴给喜欢「俩打一」的女生

当成肉垫,给李佳、曲凯、付军三人打下手,房间里处处娇吟,连绵不绝。

机械似地又肏翻了两个女生,王勃感觉有点索然无味。这时铭铭拽着小云不

知从何处跳了回来,一撅屁股反手掰开粉嫩的阴唇笑道:「好侄子真行,这么快

就把我们轮了一圈啦……来,让我看看现在的火力咋样!」

王勃对这个「便宜姑姑」当然不会客气,大鸡巴一挺就熟门熟路地插了个齐

根,三俩下功夫便从普通抽插转入狂肏,每次都是龟头顶住屄口狠狠凿下,摇晃

的卵蛋像雨点一样拍在铭铭的阴道口。

「啪!啪!啪!啪!啪……」

淫水四溅中,铭铭的小脸渐渐绯红起来,一边摇摆着雪白的小屁股一边叫道

:「哎呦……好小子,就这么肏!真是我们王家人……嗷嗷,舒服……我以后也

只是被你肏着玩的主,可没法跟你单独练啦……」

王勃初来之际喜欢速战速决,被铭铭调教了多次。现在终于懂了正确肏屄的

方法,自然要报仇雪恨一番,被众美女滋养毕的大鸡巴青筋暴露,把铭铭的小嫩

屄撑的满满,两瓣阴唇又肿又红,浪液源源不绝地淌了一腿。

铭铭被王家人日夜操练的早已今非昔比,虽然小屄被肏的「噗噗」作响,大

腿根不住颤抖着,分明已经到了高潮,偏偏就是不肯软倒,看得众女无不咋舌。

铭铭同时更化软弱为淫欲,喘息着浪声高叫起来:「嗷嗷……好侄子,好弟

弟……哎呦,你可把我肏尿了……好哥哥,你快看看你那鸡巴是不是变成铁棍了,

它咋那么硬呢……亲老公,你换个洞,肏我屁眼一会吧……你这么猛,人家一个

洞会被你玩坏的……嗷嗷……又高潮了……哎呦……小云救我!」

小云应声从铭铭背上跨过,搂住王勃的脖子将下身凑过去,笑道:「行啦,

你可以等回家再和铭铭继续,这里还有一堆美女等着你来肏呢……来,姐姐给你

当肉套,你肏着我,咱们玩别的花样去。」

王勃猛冲半晌也有些累了,但感觉铭铭的阴道阵阵蠕动轻颤,就知道她也即

将失去战斗力。说起来这还是他想通之后头一次没跟家里人合作,独自就将铭铭

肏成这样,尤其还是在铭铭「主动挑衅」的情况下,不由心中大爽。当下咬着牙

深吸一口气对小云道:「不着急,你先给我助助兴,看我肏死丫小样的!」

小云微微一怔,旋即听话地伏下身子扒开铭铭的肛门,用舌尖舔着因为高潮

而凸起了一圈的粉色菊肉,娇笑道:「好啊,干死她……王勃,来肏这个洞,让

铭铭死的心服口服。」

王勃明白了小云的意思,沾满淫液而湿润无比的大鸡巴朝上一提,挤开小云

的手指挺进直肠肏弄起来。既然已经今非昔比,肯定也能像两个叔叔一样以铭铭

认可的方式肏翻她!

铭铭前一波高潮犹未褪去,就感觉一根坚硬无比的铁棒肏进自己的后庭搅动

起来,那刺激虽然不如肏穴强烈,但连续绵长,顿时掀起一场叠加高潮。这样似

曾相识的情景她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不禁嘤咛一声,有些失神地叫道:「坏哥哥!

坏爸爸……只顾着自己爽,又要让人家提前退场……呜呜……多爽一会都不行…

…」

小云嘻嘻笑道:「铭铭姐这么快就神智不清啦?现在肏你的可既不是王叔也

不是王爷爷,而是你新来的小侄子……人家王勃以前要肏你的时候,你不肯乖乖

配合,现在就老老实实受罚,让他肏翻你吧。」

对王家女人来说,被肏到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的情况早就是家常便饭,所

以铭铭在众目睽睽之下很认命的伏低娇躯,用膝盖和肩膀撑住身体,开始承受王

勃一波又一波地冲击。

由此就能看出王家女性的「皮实」来——这个姿势下身体承受的冲击大多数

传导向地面,所以女性即便因为连续高潮而娇躯无力,也能依靠惯性和反作用力

继续支持。甚至昏倒了也能保持挨肏的姿势……看来铭铭这一次是打算奉陪到底

了。

或许因为巡游众女的缘故,王勃状态格外之好,肏干了千余下后仍旧没有射

精的欲望,却感觉铭铭阴精狂泻,屁眼已经彻底变成了大洞,而围观众女都露出

又惊又怕的神色。王勃心知这已经是铭铭的极限,于是得意洋洋地放她一马,抱

上小云继续找乐子去。

***************************

李佳、曲凯和付军这三个损友正聚在一起肏干屈小凤和李嫚雨,美其名曰「

调教」。

屈小凤面无表情地仰着身子。

李佳找了个替补的男生躺在地上从下方肏屈小凤的屁眼,自己则半跪在她胯

间将她的双腿高高抬起,挺起鸡巴狂肏她的美屄,一边肏一边看着屈小凤的俏脸

啧啧赞道:「这妞有意思,要不是下面水哗哗的,我还以为她是个洋娃娃呢。」

孙莹躺在屈小凤右侧,高抬雪白大腿摆着一个非常容易插入的姿势,懒洋洋

地应道:「你悠着点,没看小姑娘的腿都抖成啥样了?」

李佳笑嘻嘻答道:「没事,这不还有孙姐当预备队呢吗!」

付军和曲凯这对难兄难弟在孙莹右侧,两根鸡巴配合的虎虎生风,就像刚才

李佳和王勃一样将李嫚雨夹起来猛肏. 小丫头破处还未超过24小时,迎来的却全

是这种高强度作业,此刻显然有些力不从心,凹凸玲珑的小身子不断轻颤着,似

乎想要迎合两人,但动作幅度小的难以察觉。

李嫚雨没有孙莹那样的体力,最终只能放弃活动身体,潮红着小脸任由两人

将她摆弄成最舒服肏弄的姿势「噗哧噗哧」地淫戏。但小丫头显然不愿就这么被

动罢休,娇躯乱颤中,坚持用同时揉合了纯真与妖冶的表情为两人助兴。

「哦……哥哥……人家昨天才刚刚破处,还不能被这么欺负啦……你们两个

这样,会把我玩坏的……嗷嗷……付哥,你把我的屁股都肏两半了,明天我还怎

么上厕所啊……哎呦,曲哥,你弄得人家感觉好奇怪,下面的水止也止不住了…

…」

付军双手托住李嫚雨的翘臀,从下方将她屁眼撑开,让稚嫩的肛门如红色菊

花般不断绽放,嘿嘿坏笑道:「你不用担心上厕所的问题,被我俩这么肏完,保

证你连着好几天都大小便失禁哈……」

女孩儿都怕脏,李嫚雨闻言花容失色,连带着娇躯一僵,将二人夹得十分舒

爽。

「嘿嘿,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事好办……只要你一直挨肏,就没有人会发

现你失禁啦,哈哈……」曲凯趴在李嫚雨身上,鸡巴像起重机一样重重砸落,将

女孩阴唇干的不住抖动,淫液随着抽插涌出、淌下,恰好沿着屁股缝汇聚在肛门

附近,被付军的鸡巴接过去,顶进直肠深处,源源不断地为两根鸡巴提供润滑。

曲凯一边调整角度,一边笑道:「这样你就算尿了也是被我们肏尿的,不是

自己憋不住……记住,以被肏成失禁为荣,以被闲到失禁为耻。」

李嫚雨撅起小嘴,哼哼唧唧道:「原来肏屄也有八荣八耻啊,那人家可要努

力光荣一把……啊,又高潮了!曲哥,让人家尿出来吧……」

无论身材相貌,李嫚雨在众女中都是上上之选,以她现在的年纪来再过几年

绝对是个极品尤物。尤其经过小云的初步调教,使得她虽然刚破处不久,但骚浪

方面已经登堂入室,甚至挨肏的耐力也比预想中高出一大截。即便这样,她的体

力也在两根鸡巴的汹涌冲击下不断告罄,淫声浪语越来越少,最多只能张开小嘴

不住娇喘着。

另一边屈小凤的表现也不输给李嫚雨,她虽然一直没叫床,但诱人的呻吟声

还是渐渐加重。因为李佳的调笑,她木然的小脸像冰山解冻一样渐渐显出羞、怒、

惊、喜等表情,下体分泌的爱液越来越多,最后平均每隔一分多钟就会像喷泉一

样喷出几股浊白的体液。

孙莹躺在两女中间等了半天也没有人过来肏她,不由叹道:「真是长江后浪

推前浪啊。」说罢就看见王勃捧着小云走过来,大喜叫道:「王勃,来陪姐姐玩

会。」

*********************

王勃放下小云正想往孙莹身上趴,却被她一把搂住,翻身骑了上来。

「来,你躺着就行。姐姐教你玩女人……」孙莹说着屁股一抬,湿淋淋的阴

户像张灵巧的小嘴一样将王勃龟头含进去,只用阴道口快速研磨了几下,然后「

噗哧」一声坐到根部,平稳而迅速地上下套弄起来。

屈小凤和李嫚雨看见王勃,两双美目都朝着他瞄了过来。屈小凤脸上显出几

分莫名的嗔怒,紧紧咬住了嘴唇;李嫚雨则娇喘细细地道:「王勃你看,人家被

调教的好辛苦……哎呦,是付哥和曲哥调教人家好辛苦……你啥时候接受人家啊。」

王勃微微一怔,不知该怎么回答。

李佳扭过头来微笑着赞道:「她俩都是你预备女朋友?我这个不错——水多

屄紧还很听话,满有培养价值的……」

趴在李嫚雨身上的曲凯跟着笑道:「我这个也是,小丫头再过两年绝对是个

好货。」

付军亦插口道:「王勃,这俩妞你打算收哪个啊?剩下的就留给王家娃娃团

当团长吧。」

王勃正被孙莹骑得毫无脾气,闻言不由微微一愣,苦恼地沉思起来。

孙莹见状微微一笑,伏下娇躯将丰满的大屁股摇得飞快,看着王勃笑道:「

咋?这么点小问题就不会玩了?」

王勃点头道:「是啊,小凤和小雨都不错,我也不知该选谁。」

「先都收着。反正她俩现在加起来也不够你用的……」孙莹无所谓地说道:

「等以后她俩要是能和平共处那当然最好,要是不能的话,你再选也来得及啊。」

王勃皱眉道:「可是……」

孙莹打断他笑道:「嘻嘻,女人多了自然有女人多的好处。我看你在王家群

P 的太多,还不明白双飞的乐趣吧?让姐姐教你……小云……」

「来了。」小云应声凑过来,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串葡萄,一边往王勃嘴里喂

着,一边朝他眨眨眼睛道:「今天你可出风头了,至少给二十来个女生肏出过高

潮……王家娃娃团的原则很简单,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性爱方面的主人了哦。」

「好处多多。」这时李嫚雨终于被付军和曲凯两人干到有些脱水,孙莹便笑

着起身,将位置让给旁边等待的小学妹。曲凯运动了半天,此刻已经汗如雨下,

懒洋洋地翻身躺倒,等着孙莹来「观音坐莲」。

而付军在下面攒了不少精神,这时放开李嫚雨后就近拽过一个女生,跪在她

胯间用双手将雪白的双腿高高抬起。小女生看上去似乎有十四五岁,脸蛋圆圆的

还带着几分少年肥,被按倒后就一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人,十分可爱。

「咦,是小昭啊……别跟哥哥装纯情,知道我现在想要啥吧?」付军说着毫

不犹豫地一挺腰,大鸡巴一挺到底,凶猛如虎地狠狠肏弄起来。

「噢噢……人家不就是长了张娃娃脸嘛……」小昭被肏的呲牙咧嘴,似乎十

分痛苦,但胯下小屄里却传出阵阵水声,显示她此刻分泌出足够爱液来让付军抽

插顺畅:「一上来就被你肏成这样了,哪还有纯情可言啊……哎呦,付哥,人家

错了!别这么狠,我可夹不住了……啊,你肏死我吧……」

这时屈小凤身下的男生已经换了两个,不堪鞭挞,被肏的眼神涣散起来。李

佳便放开她,换了个女生开始冲刺。

孙莹见状主动从曲凯身上下来,让他换了个小美眉,和其他三人一起并肩战

斗,同时笑着叫道:「小丫头们,都过来挨肏咯!」

王家娃娃团的众女纷纷上前,笑嘻嘻地看着王勃、李佳、曲凯、付军,四名

主力一字排开,用同一姿势狠肏着身前的少女。四人这时都有些累了,也就不再

控制精关。各自将大鸡巴杵的飞快,将小女生肏的嗷嗷大叫,淫声浪语不绝。

同时早有准备好的女生摇摆着屁股跪趴在他们正肏的女生身上,两个女生搂

在一起面面相对,乳房压着乳房,小屄对着小屄……这样等下面的女生被肏到高

潮后,男人只需朝上一挪,换成背入式,就可以不间断地继续狂肏冲刺。

而下面的女生立刻被拉到一旁去回味高潮,同时再补上一个仰躺的,预备挨

肏. 李佳等人虽然不像王家人般天赋异禀,但毕竟锤炼多年,射精冲刺起来全都

贯彻着「快、准、狠」的方针,大鸡巴在女孩屄里下下到底,重如擂鼓。四人聚

在一起肏屄,那声音就像战场一样,简直就是四尊杀神把一群敌人杀得人仰马翻。

王家娃娃团的女孩虽然大多没有名器和高超的性技,但胜在青春靓丽、人数

又多。只把肏起来最舒服的那段时间累计在一起,也足够四人用自己喜欢的方式

射出精来。

所以在众女心满意足的娇吟中,这一场乱战,总算落下了帏幕。

经此一役,王勃正式收了屈小凤和李嫚雨两个小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