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生外传

第三章 王家小聚

淫生外传2018-12-06 14:12:5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王勃和屈小凤的第一次性爱还是不了了之,因为王勃虽然天赋异禀,但毕竟

是连续射精。尤其刚在小云那里爆发一次,体会到延时射精的酣畅淋漓,此刻插

进屈小凤刚刚破处的狭紧阴道里虽然舒爽,但感受到她那木然、淡然的态度,竟

然有种无以为继的感觉。

小云犹未恢复体力,陈帆虽跃跃欲试,但不久前刚说了「不能惯着王勃」的

言论,也不好意思立刻食言。所以只好由林冰继续上场让王勃肏弄泄欲,小云则

在旁边指挥着屈小凤进行给二人推推屁股、舔舔鸡巴、送上淑乳等入门教程。

林冰和屈小凤二女虽然都是冷冰冰的,但前者对性的反应无疑要积极很多—

—鸡巴插进去,爱液就自然而然地分泌出来。当王勃抽动肏弄的时候,林冰多数

时候并不配合着他扭腰摇臀,但却会通过细微的角度变化来调整姿势,让王勃肏

的更省力、更舒服。

通常都是王勃狠肏一阵,累到直起腰来喘息片刻的时候,林冰才会主动摇摆

着身体套弄俩下——有经验的男人自然明白,这看似不起眼的「俩下」却是点睛

之笔,往往比之前狂冲猛顶的几十下还要销魂舒爽。

屈小凤一丝不苟地完成着小云指示的动作,给俩人舔屁眼、舔鸡巴,直到王

勃将浓浓的精液射进林冰体内,这才起身、穿衣、回教室……由始至终,木然依

旧。

*********************************

屈小凤的身材很好,相貌却不算美人。她在班级里寡言少语,穿着朴素自然,

戴着瓶底一样厚的眼镜,看上去就是标准的三好学生样子。

直到脱光衣服、摘下眼睛、打散头发,肢体的女人味道释放出来,才显出她

与众不同。那种沉默化为独特的魅力,仿佛与这个年龄不匹配的成熟,给王勃似

曾相识的感觉。

至少王勃从未想到,这位木纳的学习委员被男生摸了之后会毫不声张,拽到

屋子里肏了一顿后更是很认命地予取予求……

陈达海等人找新鲜妞肏就是图个乐子,从知道屈小凤和王勃同班后就果断放

手,美其名曰留给王勃享用。结果回到礁石后,王勃便觉得屈小凤看着自己的目

光幽怨无比,好像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

总算挨到放学,小云及时出现,拉起王勃然后叫住屈小凤,问她晚上有没有

空。

屈小凤看着王勃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低声问道:「要玩到多晚?」

小云笑嘻嘻道:「我也不知道。是王家安排的,估计怎么也得到半夜吧……」

眼看屈小凤似要拒绝,小云连忙又道:「是关于你给王勃当女朋友的事情哦。」

屈小凤顿时精神一振,红着脸点头低声道:「那……我晚上不回家了……」

王勃不善言辞,只好笑了笑表示心中喜悦,三人并肩走出校园赶赴酒店。

推开房间的门一看,王勃不由愣住了。

房间很大,是个宽阔的长方形。其中一侧摆着桌热气腾腾的酒席,却无人落

座。另一侧除了铭铭外,自己的表叔王五、王尧也在场,还有王五的妻子林冰,

叔公王佐林和他的二婚妻子、铭铭的妈妈王翠花,一家人来了大半,正在房间里

淫戏着。

叔婆王翠花上身只剩下件黑色背心被卷起到乳房上方,下身则穿着条黑色的

渔网装情趣内衣——就是那种能裹住身体,却正好在阴部和肛门处掏出两个洞的

丝袜。两名义子将她夹在中间,肏着她雪白的娇躯。

大表叔王五坐在沙发中央,将自己的双腿给后妈王翠花当成椅子,粗长的鸡

巴从背后深深插进她直肠里一动不动,若无其事地跟坐在他身侧的一名看不清相

貌的女孩低声交谈着。

王翠花被挑在王五的鸡巴上,身体后仰、双腿高抬,两只手扳住自己的大腿

根,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身上的男人。二表叔王尧就站在她正面,挺着腰杆狠

狠肏弄她的老屄,大鸡巴好像长矛一样,捅得后妈阴唇外翻,淫水四溅,发出「

噗哧噗哧」的声响。

沙发另一侧,铭铭好像一滩水似的仰躺着,大劈的双腿间一片泥泞,眼睛好

像没有焦距般望着空气,显然是刚刚被肏翻了。在她身边,林冰正趴在沙发上撅

起挺翘的屁股迎接公公的肏弄,不过这次叔公王佐林难得地没有像正常状况般狠

肏,只是叉着腰站在林冰身后,任凭儿媳自行朝后套弄。

**************

小云将王勃和屈小凤带进房间,似乎对王家人的行为视如不见般,扭头大大

方方问道:「吃饭没有?先吃点……」

屈小凤显然没想到刚进屋就看见这样一幕,拉着王勃的手顿时紧了紧。

王勃早知自家人的习性,只是没想到王家人会来了大半,不由苦笑道:「小

云,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帮你调教女朋友啊!」小云笑嘻嘻答道:「我和王叔把这事一说,他们都

答应了。还有王爷爷也愿意帮你……这不,大家就一起来了。」王勃还要发问,

却被小云拉着二人就朝沙发走去,一边笑道:「你来看看,这女生你认识不?」

她说的就是坐在沙发上陪王五说话的女生,王勃仔细一看,发现这女生原来也是

自己的同班同学,宣传委员李嫚雨。

李嫚雨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开朗大方、多才多艺、家世又好,在班级里追

求者众多,也属于王勃往常根本接触不到的女生,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屈小凤的手又紧了紧,因为小云接下来说出一句让人心头狂跳的话来:「小

处女,这就是我说的王勃,呆会先让他给你开苞……以后你就是他女朋友啦!」

李嫚雨抬起头看着王勃嫣然一笑,婉如百花齐放,问道:「原来你是我姐的

表弟,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王勃顿时有种眩晕感,吱吱唔唔答道:「我,我这不是开学刚来这边……你

呢?」

最后的问题没头没尾,李嫚雨却听懂了,一指小云笑道:「我是她妹妹。」

王勃一拍脑门,恍然道:「啊,她叫李嫚云,你叫李嫚雨……我怎,怎么没

想到!」

「你个木头,一和陌生女孩说话就磕磕巴巴!干脆别说,先办事吧。」小云

在王勃头顶拍了一记,伸手宽衣解带,朝两个女生道:「你俩一个没经验,一个

就一次,都先在旁边看着吧……我先和王勃热闹热闹。」

李嫚雨抿嘴笑道:「好啊,王勃加油,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王叔厉害!对了,

姐,王大叔说他也想调教我……那你看我是跟王勃还是跟大叔啊?」

「嗨,这话要让小美听见非炸庙不可。王叔是跟你开玩笑呢……」小云脱光

衣裤,少女的娇躯在灯光下仿佛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扭头看了王勃一眼,奇道:

「你咋还不脱?」

王勃的手一直被屈小凤紧紧握着,挣都挣不开,也不知她是怎么回事,只得

低声问道:「小凤,你这是……」

屈小凤抬起头看着王勃,表情有些严肃地道:「你说让我给你当女朋友的!」

「呃……」王勃一时语塞。

小云见状眼珠一转,已明其意,一边伸手解开王勃的裤子掏出鸡巴在掌心套

弄,一边朝屈小凤笑道:「你别急。第一,你能不能给王勃当女朋友,还得等王

家人调教完了才有结论,我妹妹小雨也是一样;第二,就算你成了他的女朋友,

你一个人也受不了他……王家的门风就是性开放,你要是不接受,现在就可以走

了。」

屈小凤娇躯一颤,松开王勃,倔强地咬住嘴唇站到一边。

「你俩脱光了准备挨肏吧……」小云得意地一笑,将王勃的裤子脱下来,自

己按住沙发扶手撅起屁股,回眸媚笑道:「等王勃肏完你们,好戏才算开始呢!」

***************************

要说王家肏出来的女人就是出类拔萃,小云虽然算众女里最弱、被王家淘汰

的一个,还是将局面控制的十分到位。这边撅起小屁股让王勃站在自己身后猛肏,

同时将脑袋埋在李嫚雨胯间,三两下就将妹妹舔的娇躯乱颤、媚眼如丝。

当然,李嫚雨有着小云这样一位姐姐,环境不同、影响不同,自身的性格有

开朗大方,所以比较容易进入状态。这也是她和屈小凤不一样的地方。

屈小凤此刻看着似曾相识的画面,下体也是阵阵湿润,有些手足无措地呆住

了。

王五正闲得无聊,见状招手笑道:「小姑娘,你过来坐这里。」屈小凤应声

有些木纳地坐在沙发上,王五边用手绕过她的香肩揉搓一边的乳房,顺口道:「

你是小勃的同学吧?年纪不大,这发育可挺不错的……我看你有些紧张?」

屈小凤应道:「我就是不喜欢说话……」

「那没事,我弟妹也不喜欢说话,不过身材和身体都好的很,肏起来舒服!」

王五指了指正陪父亲淫戏的林冰,继续道:「我们家人性欲强,所以这方面就开

放一点,要求也高点……普通女人,像小云这样的要是进了我们家,非得出事不

可。」

小云听到王五谈论自己,笑道:「王叔又拿我当反面教材啦。」

「可不就是么!你看我妈……这都半个小时了,还是生龙活虎的!」王五托

起继母的肥臀朝上顶了两下,笑道:「哪像你,肏一会就翻白眼。」

王翠花抱住王尧,让他减缓动作幅度,这才喘息着晒道:「也快不行了……

老大还在下面没怎么动呢,光是老二自己使劲,都要把我给掏干了。王尧,你也

累了吧?」

王尧也喘了两声,应道:「是有点累了……哥,你换前面来运动会?」

王五一指屈小凤道:「累了你就冲刺吧,这还有个小副处等着呢。正好你来

开发开发。」

王尧笑道:「好说……那大姐忍着点吧。」话音一落,双手抬高王翠花的大

腿,奋力地快速抽插起来。大鸡巴直起直落,顿时浪肉翻滚,淫水四溅。

王翠花也配合着打起精神浪叫起来:「哎呦……好儿子,真猛!你可肏死我

了……别留劲,就这么肏……我这老屄全靠你肏出来呢……嗷嗷……使劲啊……」

屈小凤看着王尧的狰狞表情和动作,想到他要来这样肏弄自己,心中有些忐

忑,几乎想要站起来逃跑。忍住不安,找了话题问道:「副处是什么意思?」

「呵呵,相对正处,就是刚告别处女的女人……」王五感受到屈小凤的紧张,

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别怕,我们暂时还不会这么肏你的。」

说话间王尧的动作猛然一顿,大鸡巴带着淋漓的淫液从继母体内抽了出来,

青筋暴露着一跳一跳地。他也不说废话,平移两步,伸手抄起屈小凤的双腿往腰

间一夹,龟头已经顶开了她的阴唇。

屈小凤一颤,咬住嘴唇等待接下来狂风暴雨般的剧痛,却感觉自己阴道内一

阵火热,痒痒的、麻麻的、苏苏的……虽然微微有些裂痛,但更多却是种难以形

容的充实感。

王尧则俯下身子撇着嘴道:「这丫头真紧,我本来像捅几下再射呢,一看不

射根本就插不进去。」原来刚才他先抵住阴道口射了精,这才将犹未软化的鸡巴

插进屈小凤体内。说着忽然「咦」了一声,继续道:「里面很浅啊,好像还是个

名器……」

王五奇道:「是什么?」

王尧晒道:「我哪记得住这个?好像是叫重峦叠翠吧……」说着挺送腰杆,

用半软不硬的鸡巴在屈小凤体内肏了几下。

屈小凤嘤咛一声,发觉并未感到痛苦,不由用好奇地目光看着王尧。

王尧见状嘿嘿笑道:「咋样,不疼吧?」

屈小凤老老实实地摇摇头。

王尧便抱住她的细腰一翻身,自己坐上沙发,让她跨骑在自己腿上,脸对脸

悠然道:「你先熟悉熟悉让鸡巴插着的感觉,叔叔等会就让你爽。」

屈小凤有些木然地应道:「我不疼,你现在就动吧……随你喜欢……」

王尧刚刚射精,此刻能保持着半软不硬已经算天赋异禀,哪里还能抽动?闻

言不由摇头微笑道:「你这小丫头,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转头看看你那同学!」

屈小凤一扭头,就看到李嫚雨泪流满面的样子。

******************

李嫚雨是个很早熟的孩子,因为生的漂亮,自小就是众多男人追求的目标。

而她也很会利用自身的资本,明眸善睐、长袖善舞,在众多追求者中左右逢源,

却始终没有让任何男生占到半点便宜。

哪个少女不怀春?李嫚雨并非不想要男人,也不是留恋花丛待价而沽……

事实上她是被那些狂蜂浪蝶追怕了,只要一看见嬉皮笑脸、不怀好意的面孔

就心存反感。在男女交往中永远占据强势地位的李嫚雨,其实只想做个小女人。

好在她还有个开放的好姐姐李嫚云,在教给她丰富性爱知识的同时,自然少

不了那些亲亲摸摸自渎自慰的事情,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李嫚雨的青春懵懂。

但随着荷尔蒙增长,姐姐的舌头的手指越来越不能满足李嫚雨的生理需要,

「找根真家伙」的渴望日益迫切。偏偏新入学的男生依旧狂浪、卑下的很,让李

嫚雨倍感烦恼,早就催着姐姐将自己引荐给王家众人来慰藉日益成熟的身体——

恰在这时发现同班还藏着王勃这朵奇葩,让李嫚雨怎能不又惊又喜?

王勃不但是王家成员,而且在班级中深藏不露、寡言少语,是少数几个对自

己不假颜色的男生之一。这些因素合并起来,让李嫚雨对成为王勃的女伴势在必

得……所以只是被姐姐舔了一会,她就彻底完成了准备,鲜红粉嫩的小屄像喷泉

一样流个不停!

小云见状心里有数,小屁股一甩,将王勃从背上甩脱,笑道:「好了王勃,

我这开胃小菜就吃到这里吧……该上正餐了。」

王勃肏的正爽,不满地嘟囔道:「处女又没法狠肏,怎么能算正餐?」

这种满不在乎的态度正好对了李嫚雨的脾气,她很配合的劈开双腿,眼巴巴

地望着王勃柔声道:「那你就先拿我当半成品吧,以后做成什么样,就看你开发

了。」

王勃一抬李嫚雨的腿,龟头已经顶在她的阴道口,腰杆一沉,粗壮的龟头顶

破那层薄膜,毫不犹豫地一挺到底,这才顺口道:「你放松点……」

「嗷!」虽然李嫚雨已经做足准备,还是被王勃肏的惊呼一声,雪白的双腿

一下子紧紧盘住他的腰,叫道:「啊,别动……别动……」一边叫着,眼泪就哗

哗地淌了下来。

小云及时绕到李嫚雨身侧,抓住她的乳鸽揉搓着,低声调笑道:「没事,没

事,一会就不疼了……我带你去洗洗,回来就和正常的女人一样了。」

王勃一边缓缓抽插,一边道:「你陪她去洗,那我肏谁啊?」

小云顿时翻了个白眼道:「屋里这么多女人,还缺了你的了!」

李嫚雨咬着银牙颤声道:「没事……嗷……我自己去洗洗就行……」

王尧在一旁闻言笑道:「这小丫头真上道……王勃,别忘了我身上这还有一

个呢,咱爷俩一块上。你让小云陪她去吧。」

屈小凤娇躯一颤,没有说话。

王勃继续在李嫚雨体内捅了几下,感觉鸡巴好像在渔网中捅来捅去,龟头不

断将束缚撑开,几下之后已经将处女膜彻底撕裂,便停下动作道:「那你们去吧。」

说着平移一步,拍了拍屈小凤的后背道:「你趴下点,像刚才我叔婆那样……」

屈小凤回想起方才王翠花被王五王尧兄弟俩暴肏的样子,不禁娇躯一颤,旋

即认命地伏下身子,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

王尧已经基本恢复过来,粗长的鸡巴深深插进小女生阴道里,感受到屈小凤

的紧张,微笑着安慰道:「别怕,把注意力放在我这边,后面一会就好了……」

「嗷……啊!」

屈小凤刚要点头,猛然觉得身后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却是王勃的鸡巴已经

狠狠插进了她娇嫩的直肠里,不禁惨叫一声,涕泪横流。

与此同时,王五笑嘻嘻地朝着刚刚回到房间内的李曼云和李嫚雨姐妹俩招着

手,「小云,把你妹妹领来,陪叔叔一会。」

小云微微一怔,把头凑到妹妹耳边交代几句,姐妹俩乖巧地走过去。

此刻王翠花依旧背对王五坐在他腿上,只是被肏的洞从屁眼换成了阴道,王

翠花用胳膊支撑身体,丰臀飞快起落,一下下套弄着。看见两个小女生走过来,

立刻很主动地仰起上身,劈开双腿,让鸡巴肏弄阴道的过程更加清晰突出,嘴里

指挥道:「来,小丫头,你蹲在帮你王叔含含卵蛋、舔舔鸡巴,欣赏欣赏大鸡巴

是怎么肏女人的。」

小云闻弦知意,笑着将妹妹按在两人腿间,一惊一乍的叫道:「小雨你看,

王叔这鸡巴多粗,肏的阿姨肉都翻出来了!」

李嫚雨本来就聪慧过人,再加上姐姐教导有方,虽然刚告别处女几分钟,此

刻却心有灵犀般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故意顺着姐姐的口气提高声音娇声道:「姐,

你说错啦——大鸡巴是王五叔叔的,大肉屄是王翠花奶奶的。现在是叔叔在肏奶

奶,不是叔叔在肏阿姨,你把辈分叫错了!」

小云嗔道:「人家王阿姨只比咱妈大两岁,你叫她奶奶,都把人叫老了。」

王翠花喘息着道:「没事,咱们各论各的……在老王家辈分也不算个事儿,

唯一作用也就是肏屄时候喊出来助助兴了……是不是,好儿子?」

王五「嘿」了一声,拉长声音笑道:「是啊,妈……」四人同时笑了起来。

小云岔开话题问道:「王叔,你真打算调教小雨啊?」

「呵呵……是调教,也不是调教。」王五嘿嘿笑了笑,应道:「最近肏的小

女孩太多,憋坏了,想拿小雨泄泄火,不知她肯不肯?」

小云不解地问道:「肏的多了,怎么反而憋得慌?」

王五笑了笑,没有回答。

「还是我来说吧。」王佐林刚刚让儿媳林冰服侍半晌,此刻精神饱满,抱起

缓过劲儿来的铭铭走过来,和儿子并肩坐在沙发上。让王翠花和铭铭俩摆出同样

的姿势倒坐蜡烛,然后扭头朝小云道:「说起来,这事还得怪你们几个小丫头!」

小云一惊,奇道:「王爷爷,你怪我啥啊?我哪里不对了?」

王佐林拍了拍铭铭的小屁股,示意她矫正频率,同时说道:「你们这些丫头,

没事就介绍一堆同学啊、朋友啥的来这里,三个五个的还无所谓,肏的多了,当

然觉得憋得慌啦。」

小云委屈地问道:「王爷爷,我还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事我二哥告诉我了……」铭铭撅着小嘴,一边奋力起落屁股,一边晒道

:「他们王家那玩意又粗又大,肏人的时候还喜欢快捅狠捅……咱们介绍来的朋

友都没啥经验,哪受得了他们这样的啊。」

小云恍然道:「明白了……王叔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又得把我同学肏爽,又

不好意思把她们肏疼,结果就变成憋得慌了。」

王佐林哈哈笑道:「是啊。你介绍小姑娘来让我们开苞、让我们肏着玩,本

来是好心、好事。不过那些小女生全都又干又紧又没经验,我们肏惯了熟女,还

真就不习惯这样的。」

铭铭依旧嘟着嘴道:「好心当成驴肝肺,亏得我和小美还天天统计着、算计

着,把这些妞按照身材相貌性格生理期全都排成档案,变着花样给你们玩!」

「哎呦,委屈我的好女儿了。来,爸爸好好慰劳你……」王佐林见铭铭的确

火了,连忙一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提起大鸡巴对准小嫩穴「噗哧噗哧」一顿

捣弄,气喘吁吁地笑道:「爸爸老了,肏不动咯……其实我有你们娘俩就足够,

还要那些女生嘎哈!」

铭铭被插得直抽抽,粉嫩的屄口液如泉涌,颤声叫道:「你还卖弄!你那鸡

巴还硬梆梆的,根本没有射的意思就把我肏成这样,还说够了!」

这边铭铭和继父肏屄调情,李曼云和李嫚雨姐妹却各怀心思地交流着眼神。

小云这时已经明白王五的意图,就是希望像肏王家女人那样狠狠肏肏李嫚雨

——因为之前所说的种种原因,很长一段时间里,王家人都不能尽情、尽兴地肏

那些小姑娘。此刻碰上李嫚雨,论身份是自己的妹妹,比较亲近;论身体虽然刚

刚破苞,但其实已经被自己调教的很熟。最重要是李嫚雨表现出一种聪明懂事,

而又乐于融入这个圈子的态度,让王五动了心。

刚破苞的少女就要被王家这样天赋异禀的人狠肏,当然算不上什么好事,甚

至可以说是注定体会不到性爱的欢乐了……但如果因此让王家欠下一份人情,能

进入王家的圈子,以后被肏的舒舒服服的时候还会少吗?

李嫚雨一心享受性爱乐趣,但并非不懂得投资的重要性,看明白姐姐的心思

后也只犹豫了两分钟就做出决定,主动站起来坐到王五身边道:「王叔,你看我

和你前些天肏的小姑娘比起来咋样?」

王五闻言知意,笑道:「都是十几岁的小丫头,顶多发育早晚不同,其他光

看是看不出啥太大区别。」

李嫚雨继续问道:「那干起来呢?也差不多?」

王五答道:「基本差不多,都是小屄又干又紧,肏几下就哇哇乱叫,呵呵…

…要让我蒙住眼睛,绝对分不出谁是谁。所以也不敢尽情的使劲肏……」

李嫚雨眨眨眼睛,道:「要我说,这就是王叔你不对了!我们这些来到王家

的女生,虽然都是为了体会性爱的乐趣,但为什么偏偏不找别人,而要找你们呢?」

王五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王叔肏女人的本事盛名在外啊!」李嫚雨笑道:「圈子里都说,

只有被王家人肏过的女人才算真正明白性爱。如果每天都能和王家人做爱,就算

给个女王都不换呢。」

王佐林在一旁闻言哈哈大笑:「这小丫头真会说话……儿子,我看挺有调教

价值的。」

王五心知这是老爸心动了,于是微笑道:「反正王勃是没啥经验,指望他把

这小姑娘调教出来,那还不知猴年马月呢……干脆老爷子来调教好了。」

王佐林瞪眼道:「我呸,老子搞女人从来都不喜欢玩花样,还是你们来吧…

…等调教好了再让我来享受享受。」

王翠花早在李嫚雨开口时候就已经猜到她的意思,所以始终放松阴道让温暖

水润的洞穴包裹住王五的鸡巴不断滋养。这时猛然一抬肥臀,「哗啦」声响,水

淋淋的洞口将那根被泡到怒涨的凶器放出来,浪声笑道:「快上吧,人家小丫头

都着急了……我最愿意看你们王家男人肏小姑娘,听着她们狼哭鬼嚎的求饶,才

感觉还是我这样的女人才有味道。」

众人闻言同时大笑起来,王五顺势将李嫚雨抱过来挺枪上马,笑道:「那我

就不客气了。」

*************************************

自从铭铭和小美成为王家的一员后,王家男人与刚成年甚至未成年小女生做

爱肏屄的次数屡破新高——现在的小女生既早熟又开放,只要身边有人带头,脱

衣服撅屁股的时候绝不拖泥带水,挨起肏来大大方方,事后也几乎没有麻烦。

王家人卓越的性能力,给这些年轻小女孩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甚至在周

围的几所学校里形成一个圈子,每天研究性爱——尤其是与王家人性爱的乐趣。

但反观王家人对这种「乐趣」无疑不太在乎,甚至有些反感。每天肏着这些

慕名而来的小姑娘,轻不得、重不得,又要把孩子肏爽,又不能把她们肏疼,有

种被当成了鸭子的错觉。所以今天李嫚雨以处女身份,所表现出那种被「调教过

的温顺与淫欲」,才让王家人眼前一亮,生出几分别样的心思。

李嫚雨的秀眉微皱,小嘴却微微扬起,似嗔似笑,看不出究竟痛苦还是欢愉。

但随着王五进入,她立刻将两条雪白笔直的长腿朝天劈开,星眸闪亮着紧紧盯着

王五,好像要把他肏着自己的样子刻进心里,用这样非常积极的态度去迎合自己

生命中的第二根鸡巴。

刚刚破处的阴道被缓缓撑开,好像渔网一样紧紧勒住王五的鸡巴根。

王五一杵到底,停下动作让李嫚雨适应,扭头朝众人笑道:「其实小姑娘也

有小姑娘的好处,只是咱们都被惯坏了,懒得开发而已。总想着小姑娘一下就变

成小荡妇,可是很难啊。」

李嫚雨被王五「钉」在沙发上,阴道里又涨又痛,声音颤抖中自然带出一股

媚态,道:「那王叔就把我当成小荡妇好了,人家一直看知道被男人搞出来的高

潮和被手指搞出来的高潮有什么不同咯。」

王五嘿嘿一笑,粗大的鸡巴开始缓缓抽送,有些狰狞般道:「那你可要好好

体会、仔细体会……因为等你高潮一次后,我就不管你了。」

李嫚雨略带生涩地扭动娇躯,认真应道:「王叔现在就不用管我,按你喜欢

的方式来啊……哦……要不我让你们大家都爽一次吧……你们不用拿我当处女,

我保证不喊疼。」

王佐林这时刚刚把铭铭肏的淫液四溅、直翻白眼,不得不停下来休息,闻言

忽然笑道:「这丫头有点意思,让我想起王爱小时候那骚样了。」

王尧也笑嘻嘻接口道:「是啊,不过这妮子可比我姐好看不少……今天的妞

都有点翻版味道,你们看看,我身上这个像谁?」

众人应声望去,只见王尧半躺在沙发上,将自己的两条胳膊枕在脑后。一边

说话,一边悠然自得地朝上顶着鸡巴。伏在他身上的少女肌肤赛雪,有着一身不

输成年女性的丰满曲线,和只属于青春少女的水嫩肌肤。

屈小凤咬住嘴唇跪趴在王尧身上,同时承受他和王勃两人的攻击。她身下刚

刚射精一次的王尧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随便顶顶,而身后王勃却是渐入佳境、

生猛异常,双臂紧紧抱住屈小凤的纤腰,胯下鸡巴好像怒龙一样探进她的肛门,

将直肠深处捅得翻江倒海。

王勃开始给屈小凤屁眼开苞的时候也知道要轻抽慢送,好给她时间适应。没

想到除了插进去让屈小凤失声惊呼,其后便再没了下文……虽然没有声音,但生

理反应却是依旧,她那挺翘的屁股从绷紧变得柔软,阴道口随着王尧肏弄淌出涓

涓细流,紧紧包住鸡巴的直肠壁也开始慢慢蠕动。

王勃发现屈小凤放松后,她的直肠里重峦叠嶂,夹得自己十分舒服。忍不住

动了几下,恍惚间便把胯下的女人当成了婶婶林冰,于是挺起鸡巴向着快乐的源

泉奋力冲刺起来。

屈小凤在性爱上经验虽浅,但模仿力极佳,再加上年轻人的强大适应力,很

快就稳住重心,学着刚才王翠花一样提送腰肢,配合王尧与王勃两人。脸上虽然

没什么表情,但身体灵动,腰肢如蛇,前后洞都自然分泌出粘稠晶莹的爱液,俨

然就是一具极品的性爱娃娃。

王佐林见状不由笑道:「别说……这丫头和林冰还真有几分神似。来,儿媳

妇,你们就近比比。」

林冰翻着一本DM杂志走上前来,顺势跪趴在沙发上和屈小凤并肩撅起翘臀,

同时淡淡扭头道:「小云,你来看看……」

王佐林挺起鸡巴,先在林冰的阴道里肏了几下,随后抽出湿淋淋的鸡巴捧起

她的丰臀,将龟头对准肛门往里顶去,一边笑道:「不用小云,光看的也能看出

林冰比这小丫头有肉多了……神似不等于形似,」

「啵——嘶!」因为王佐林插得用力,所以龟头破开肛门进入直肠时发出一

声轻响。林冰微微皱眉,从琼鼻中挤出一声闷哼,充满弹性的丰臀被撞得不住颤

抖,好像杯子里晃动的牛奶一般。

王家老爷子伏低身子用双臂紧紧钳住儿媳妇的纤腰,胯下长枪好像打桩机一

样朝下凿去,渐渐和身旁王勃肏弄屈小凤的幅度频率看齐。

屈小凤虽然在同龄女生中发育的不错,但毕竟年幼,身材比林冰还是差了不

少。不过她身下垫着的王尧不住向上顶举,使她看上去恰好和林冰平齐——两女

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神色,依靠本能摇摆着娇躯,任凭身后的男人狂肏猛干,脸

上几乎没有变化。

小云走到近前跪倒,将头侧枕林冰的后腰上,小嘴正对着王佐林的肚皮方向。

啧啧有声地赞道:「我是真佩服林冰姐!一点儿前戏也没有,肏两下前洞立刻就

换后洞——这要是换了我早就哇哇哭了……王爷爷来润润鸡巴再肏吧,我都替你

心疼你家儿媳妇了。」

王佐林「哈哈」一笑,从林冰屁眼里抽出鸡巴送到小云嘴前让她舔舐。

王五这时亦推着李嫚雨跪在林冰左侧,同样以背入式狠狠撞击着她那稚嫩的

阴道,一边淡淡接口说道:「我们王家媳妇哪是那么好当的?林冰连这点肏弄都

受不了的话,我老弟也不至于第一次见面就要跟她处对象了。」

王家四个男人聚到一起,形成了王佐林居中,两个儿子与一个叔孙各据左右

的形势。

被肏三女自然也是中间林冰的战斗力最高,当王佐林被舔湿了的大鸡巴重新

没入她直肠内时立刻自然而然地提臀收肛,调整到一个非常利于王佐林发力的角

度——而这一切根本就是林冰在下意识中完成的。因为她在丰臀摇摆的同时,前

身早换了臂肘支撑身体,空出手来翻开刚刚的DM杂志,看的入神。

再看屈小凤不知是性格使然还是体质超群,虽然同时承受着王尧和王勃叔侄

俩人的上下夹攻,也只是呼吸有些急促,俏脸上却依然平静。粉嫩小穴被王尧肏

了半天竟然没有红肿,涓涓爱液如溪流不绝,已经在阴毛上结成一层白浆。

甚至她初次开苞的屁眼也未见异状,雪白的屁股蛋已经被拍成粉红色,纤细

的肛门却始终紧紧勒住王勃的鸡巴根。因为她的肤色白,所以肛门周围的毛细血

管已经全都被肏的扩张如蛛网,偏偏却没有发生正常的出血现象。

最不堪也最疯狂的就是李嫚雨了——小丫头初承恩泽,就要像老练熟女一样

承受王五的狂肏猛干,此刻娇躯已经像打摆子一样抖个不停,好像随时可能口吐

白沫一样。

但就在这种状态下的李嫚雨,偏偏提出了最疯狂的要求:「王叔……嗷嗷…

…王叔……你肏的过瘾不?哎呦呜呜……像我这样的小处女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你就放心拿我出气吧……喔喔……王爷爷,王勃……你们也来啊……我也要和你

们一起玩……你们三个一起上我吧……哎呦……林冰姐,拜托你……只要没有生

命危险,千万别让他们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