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生外传

7-2

淫生外传2018-12-06 14:41: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最近这段时间,王五、王尧两兄弟的家里可谓变化不小。先是老二王尧多了

林冰这个同居女朋友,父亲王佐林和王翠花登记后又将隔壁的房子买下来打通,

于是王翠花和铭铭母女也搬了过来,眨眼之间从兄弟两人变成了一家六口。

其实自从林冰搬进来之后,两兄弟就已经多日没有得到小美的消息。开始还

以为小女孩醋性大,眼见自己被两兄弟肏了好几年也没混上个名分,最后却败给

一位两人认识没多久的女人,肯定心中赌气。再加上小美正上高三,学业紧,可

能来得少些,也就没太在意。

可是接连月余没有见到小美,这就有些异乎寻常。好在铭铭恰好与小美同校,

只不过比她小了一届,现在高二,于是两兄弟就让铭铭代为打听一番。

铭铭这一打听不要紧,却得着个让人震惊不已的消息,所以才翘了课急匆匆

赶回家里报讯。结果发生前文的一幕,刚进屋就被爸爸、叔叔、二哥、表哥,轮

着暴肏一番,乐不思蜀,此刻才总算想起正事来。

原来小美不光是没有到王家兄弟这边,就连学校那边也已经消失了半个多月,

而具体原因是——被休学了!

「怎么可能!」王尧失声叫道:「小美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在你们整个学

校里也能排进前十!她犯了什么错误,会严重成这样?」

「怀——孕!」铭铭似笑非笑地看着王尧道:「人家的家长找到学校来,说

有人把自己闺女的肚子搞大了!让学校交人……学校当然查不出是谁,只好让小

美休学了。」

王尧断然道:「这不可能……我们肏小美的时候一直都很小心。而且我倒数

第二次见着她的时候,还正好赶上她来事。所以最后一次肏她的时候肯定是安全

期……这才一个多月不见,怎么就怀孕了?」

铭铭晒道:「那你就得问她本人去了。如果不是你和大哥的……那,没准…

…是别人的孩子?」

王五沉声道:「不会,小美不是那么随便的孩子。」铭铭还想再说什么,王

五已经打断她的话问道:「这件事有蹊跷……你还打听到什么了?」

铭铭撅嘴道:「我打听到她妈是改嫁过去的,现在她和她妈还有继父住在一

起。家庭地址在我书包的第一个口袋里,记载一张便笺上面。」

王五和王尧对视一眼,后者立刻说道:「哥,不管孩子是谁的,咱也得去看

看。」

林冰插口问道:「小美的经期稳定么?如果不稳定的话,安全期也未必安全

……」

王尧苦笑道:「这些生理常识我还是懂得……小美的经期很准,起码这五年

来没什么大变化。」

铭铭咋舌道:「妈呀,五年!高三的学生是19岁,那不是还没成年就被你

们肏了?强奸幼女啊!」

林冰的眼神也朝着两兄弟撇去,没有说话。

王家兄弟同时老脸一红,王尧急忙辩道:「我们当初也不知道她没成年啊…

…再说肏都肏了,这事你情我愿,民不举官不纠。」

铭铭嘿嘿笑道:「肯定是看着小美姐岁数小不懂事,把她给骗了……老实交

待,你们是怎么肏上她的?」

王尧老羞成怒道:「我们可没骗她,是别人骗她!最后是她缠着我们哥俩的!」

「老二!」王五轻喝一声,阻止王尧说下去。

不妨身旁的林冰轻轻靠了过来,柔声道:「说说吧,我也想听听。」

王五叹了一声,慢慢说起关于两兄弟和小美的一番往事来……

那是王家兄弟刚刚脱离父亲,搬出来居住不久后的事情。

当时二人都是每天无女不欢,虽然也有几个炮友,不过尝鲜的心理还很浓,

便和当地新结识的一人说要就近找几个学生妹认识一下。对方自然一口答应,没

过两天,就在一次酒后给领来两位青春靓丽的小姑娘。

王家兄弟当晚都喝得不少,又见二女全都十分开放、激情,当下提枪上马,

就将两个小姑娘给干了……结果第二天一早,却发现满床血迹,其中一个小姑娘

抱着双腿坐在角落里发呆。不但是未成年的处女,而且当时竟被下了药!

这个姑娘,就是小美。

一问之下,原来因为小丫头性格开朗、玩的又疯,结识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

还被当成小淫女。恰逢王家兄弟找女人,她那朋友有心讨好这哥俩又怕小美不依,

索性骗她吃了药。

事已至此,王家兄弟不好多说,只得哄着小美不要将事情闹大。没想到小丫

头一不表态、二不要钱,只是从此性格大变,沉默寡言,像跟屁虫一样跟定了王

家兄弟。每天默默不语地背着小书包,走到哪跟到那,除了给钱不要之外,给东

西也不吃,问她话也不理。就是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人,也不知小姑娘受了什

么刺激,搞得两兄弟头大如斗。

要说王家兄弟虽然无女不欢,却也没畜牲到摧残幼女。知道小美不满十四岁

后,更是打不得骂不得,心存愧疚之余,也只好任由小美跟着。好在每天到了家

门前,小丫头都是转身就走,总算没有影响哥俩的「性」福生活。

可惜好景不长,转眼学校放假,小美竟然连晚上也不再回家,就在两兄弟的

客厅里住了下来。唯一和二人关系改善的地方,就是总算肯吃他们拿出来的东西

……不管给啥,默默拿过来就吃,吃完也不说话,不过却会帮哥俩收拾家务,刷

碗擦地,就像个小主妇一样。

可苦了二人如何劝慰这个小祖宗都不答话,只以为孩子被刺激成了精神病,

甚至连叫女人回家都不敢,每晚的「性」福时光也泡了汤。

如是忍了一周多,弟弟王尧首先耐不住饥渴,心想反正小丫头睡客厅,于是

叫了个炮友锁上门就在自己房间肏起来。小美看在眼里仍旧一言不发,直接推开

老大王五的房门,自己脱个溜光就钻进他的被窝里。

王五看着丫头发育还算成熟的小身子,也不知如何是好,心想事情迟早也得

解决,总这么托着不是办法。索性问道:「你咋想的?」

小美不说话。

王五:「你是不是想让我上你?」

小美点点头。

王五就傻了,想了半天才隐隐明白丫头的意思,试探着再问:「上完这次,

以后让上不?」

小美接着点头,不说话。

王五咬牙问道:「那我除了上你,以后能不能上别的女人了?」

小美愣半天,有点委屈地瞅了瞅王尧的房门,点头。

王五哭笑不得道:「我上了你,我弟弟能不能上你?」

小美又看着王尧的房门,不说话。

王五叹了一声,打定主意俯身上马,尽量用前所未有的温柔态度,完成了小

丫头神智清醒状态下的第一次。

第二天开始,小美就不再睡客厅,而是住进了王五的卧室。王尧见状无所谓

的一笑置之,感慨大哥义气,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小美对两兄弟的态度也有所转

变,除了不肯说出自己的家庭状况外,渐渐也能有所交流,每天晚上都缠着王五

做爱。

两天下来就缠得王五叫苦不迭,因为小美的年纪根本不堪鞭挞,每次肏上几

分钟就抽了。这种不能射精的痛苦简直比没有女人肏还要难受,无奈之下只好开

始教小丫头用嘴、用手、用足、用乳,慢慢开发,由此展开了王家兄弟的第一次

调教实验。

小美开始的时候对这些手段兴趣欠奉,直到有一天王五忍无可忍地将她肏昏,

跑到弟弟的房间去和叫来的熟女痛痛快快交欢一场。这才改变态度,认认真真地

学习其性爱技巧。同时也默认了王五将她肏到无力再战之后,趴到另一个女人身

上的现实。

又过一段日子,除了不让王尧碰自己外,小美日渐开放,干脆让王五也找个

炮友来连床大战,省得他每天都跑到弟弟的房间去找女人。次次被肏到疲不能兴

后,看着王五将精液注入另一个人的体内。

时光流逝,小处女慢慢变成了小淫女,身体彻底发育成熟,也从初中升上高

中。上学的时候天天过来点卯,放假期间就住在王家。和王五打炮的经历无所不

包,床战野战都已经尝试,每每只要王五一个眼神过去,就心领神会地脱下裤子

撅起了小屁股。而后莫名其妙的一天,小丫头在一场玩笑中接受了王尧,终于成

为了两兄弟共用的女人。

只不过小美的身子羸弱,虽然性器已经成熟,但始终不能经受两兄弟的全力

肏弄。这丫头却有着一股狠劲,一但钻进某件事情中就拉不回来。用一年多时间

将两兄弟的习性摸了个通透,做爱时候也生出雨水交融般的感情来。

例如,被两人肏弄的时候,小美从头到尾都不需要问一句话,就能知道二人

的状态和意图……是想快炮射精还是想淫戏消闲?想要什么姿势、什么速度?也

能知道两人有没有尽兴?有没有肏够?恰到好处还是勉强射精?自己能不能应付,

需不需要再叫个女人?

等到认识王家众人,也就是王五、王尧的父亲和叔叔等人的时候,小丫头也

很快接受了王家的乱伦环境,十分自然地对两兄弟说道:「只要你愿意,他们都

可以肏我。」

这种将自己视为两兄弟私有物的态度,自然宣告着调教成功,也让二人对小

美喜爱有加。都从心里喜欢这个莫名其妙间走入二人生活的小丫头,把她当成又

一个妹妹看待。

后来随着小美的性格日渐开朗,与两兄弟的交流增加,哥俩的女人干脆都由

她来调控,小丫头按照自己的作息、学业规律和生理期帮哥俩预约炮友,物色学

校中合适的开放女让二人尝鲜……把哥俩性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俨然一副鸡头

管家做派。

直到小美上了高三,学业日重,跑来王家的才急剧减少。不过彼此之间的感

情早就深深种下,犹如亲人。所以哥俩谁也没想到她会忽然不告而别,还弄出怀

孕的消息来……

……………………………………………………………………………………

说完前事,铭铭已经眸含秋水,呻吟道:「好帅哦……小美姐一定非常非常

爱你们吧……大哥,你一定要去把她救出来!不能让她家里人为难她!那怕要结

婚,我也支持!」

王五道:「小美很少跟我们说她家里的情况。我知道的其实和你一样,也仅

仅是她家的地址,和她母亲与继父的名字……小美一直不让我们去她家,看来现

在是不去不行了。」

铭铭连声叫道:「去去去!你们现在就去!」

王五、王尧对视一眼,各自起身穿衣,走出了家门。

小美家和王家兄弟住的地方其实只隔了一栋楼,不过却分属两个小区。

两兄弟按响门铃说找小美,然后就见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美妇打开门,眉

宇之间和小美有七分相似,显然就是小美的母亲张月妍了。

王五开门见山道:「伯母……按照你这岁数,本来应该叫你大姐的。不过因

为小美的关系也只好这么称呼你了。我听说小美出了一点事情,直说吧——她肚

子里的孩子可能是我的!你要打要罚、还是要我负责都好商量,不要耽误小美的

学业。」

张月妍微微一怔,苦笑着打量王家兄弟几眼,低声道:「先进屋说吧……」

王家兄弟进门一看,小美家的布置十分简陋陈旧,不过家具全都一尘不染,

显然被张月妍打理的很干净。小美的继父也不见踪影,不过小美却闻声从小房间

里窜了出来,看见两人立刻眼圈一红,叫道:「哥……」

王五眉头一皱,发现小美的脖子与手臂上都有瘀痕,显然没少吃苦。轻轻拉

了一把有些冲动的王尧,这才微笑道:「哥来了……你不用说话,也不用担心,

一切有我。」

小美欲言又止,最后点点头,乖乖地坐在椅子上。

张月妍见状叹了一声让两兄弟坐上沙发,给他们倒水后犹豫片刻,问:「你

们姓王?」

王五道:「小美告诉您了?」

张月妍苦笑道:「这孩子对她爸啥也不肯说,不过跟我还算贴心,说过一点

你们的事情。」

王五赫然道:「是我们欺负小美了……您老想怎么处理,尽管直说。」

张月妍默然片刻,问道:「你们交往多久了?」

王五犹豫了一下,含糊答道:「认识五年了。」

「正好是我和他爸离婚的时候……」张月妍黯然道:「孩子变成这样……怪

我啊。」

王五只得道:「小美是个好孩子。」

「这个我知道……」张月妍再次沉默着盯住王五看了半晌,忽然问道:「你

打算娶小美?」

王五苦笑一声,断然道:「我娶。孩子不能等……我可以找人改下户口,今

年就结婚。」小美闻言眸中掠过一抹喜色,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又黯淡下去。

张月妍有些满意地点点头,道:「那如果小美并没有怀孕呢?」

「什么!」王五愕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月妍注视着王五淡淡道:「我只问你,如果小美没有怀孕,你能不能娶她?」

王五苦笑道:「小美是个好孩子……她如果没怀孕,可以嫁给更好的男人。

不过如果您愿意把小美交给我,小美也愿意嫁的话……」顿了顿,斩钉截铁道:

「我娶!」

小美闻言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颤声只道:「哥……哥……」

张月妍低下头咬着唇道:「那好,你拿上户口和小美的身份证,现在就把她

带走吧。」

王家兄弟同时一愣,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却听小美哭叫道:「妈,我不

走!我走了,等他回来又会打你……到时你怎么办?」

张月妍叹道:「他总不能打死我就是……你快走吧……等他回来,就来不及

了。以后跟着你哥好好过日子……你们登了记、领了证,他也就没有办法了。」

王五、王尧对视一眼,心中已经猜出母女俩口中的「他」就是小美的继父,

事情显然另有隐情。追问之下,这才知道原来小美的继父陈永胜不但没什么本事

还游手好闲,又嗜赌成性,所以把家业败成这样。与张月妍成婚本来就是贪图她

的美貌,婚后又嫌弃张月妍工资少,结果便常常动手打骂,赌博输疯了之后,甚

至逼着张月妍陪其他男人睡觉赚钱。

不久之前,陈永胜终于把主意打到小美头上。竟然给小美骗到酒店后灌了药,

以处女开苞的名义将她卖出去。结果一夜之后,买家发现小美根本不是处女找上

门来。陈永胜退完钱大怒之下将小美打了一顿,追问她的男人是谁。小美心知这

个继父的德行,自然不肯吐露王家兄弟的名字。于是陈永胜就闹上学校,谎称女

儿有了身孕,打算找出事主来敲诈一笔钱财。同时将女儿关在家里,不让出门,

隐隐还表现出要将小美和张月妍母女双飞的征兆。

张月妍也知道当前的社会风气,男女之间极为开放,只以为女儿和同学发生

了关系,小孩子之间根本谈不上负责,也无人能解救女儿。心中即惊且怕之下,

只得施展出浑身解数来满足丈夫的淫欲,期望他因此放过女儿。

小美见状心中不忍,总算将自己的王家兄弟的事情和盘托出,坦言可以逃到

王家。结果张月妍一听女儿的生活如此淫乱,反倒不肯让小美离开,拿定主意如

果王家兄弟不上门来表示诚意,就宁可继续委屈着过下去。

现在两兄弟登门,态度诚恳,愿意负责。张月妍心中才算大石落地,虽说王

家生活淫乱,起码都是你情我愿,与外人无关。就算都是被肏,至少自愿与不自

愿之间天差地别。张月妍自己就被强迫卖淫,自然更加明白自愿性爱的乐趣和强

制性爱的痛苦。如果小美愿意去王家,总比留在自己家里担惊受怕要好。

只是事情虽然水落石出,小美却不肯丢下母亲与王家兄弟走。后来干脆叫道

:「妈,不如你和陈永胜离婚,干脆嫁给我哥吧……咱们一起走,我做你们的女

儿。大哥二哥都是好人,鸡巴也厉害,保证让咱们娘俩舒舒服服的。」

「胡说。」张月妍喝斥一声,俏脸却是因为女儿的露骨淫话一红,显出成熟

妇女的独有风韵来。半晌才道:「妈妈都这么大岁数了,又是残花败柳……你还

是跟小王好好过日子吧。既然你也是大人了,妈就说句不要脸的话,你们要是就

喜欢这个调调,我倒不怕和女婿乱伦怎样……做爱这种事情,和亲近喜欢的人做,

总比和憎恶陌生的人做好……只是我已经嫁了两次,这辈子都不想再嫁第三次了。」

小美见母亲说的坚决,不禁又是泫然欲泣,委屈地朝王五看去,道:「哥…

…」

王家兄弟对视一眼,王尧当先叫道:「伯母这话说的敞亮,果然也是我辈中

人……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兄弟一定能办好。您要是想和陈永胜离婚,我去

负责说服他!」

眼见张月妍有些意动,王五笑道:「说起来我如果娶了小美,您就也不是外

人。如果担心和陈永胜离婚后没有去处,不妨就搬过来与我们同住,大家也好有

个照应……其实我们王家也不是喜欢乱伦,只是性欲旺盛,又懒得管什么伦常罢

了。您如果不喜,我们给您单独买栋房子独住便是。」

张月妍说道:「房子要买,写小美的名字。可以先不住,不然万一你们翻脸,

我们母女总要有个退路……我看得出你们家不缺钱,一起生活的话,我也不介意

和你们行那郭伦之事……但是我不想继续卖淫,也不想被人当成我们母女俩是靠

卖屄过日子……除了一栋房子外,如果你们王家真的要收留我,就让我当个保姆

的身份吧。」想了想,继续道:「还有,我能接受你们家族内部没有伦常,毕竟

肥水不外流、闭门一家亲……但是我们母女不伺候王家以外的男人!你们要是还

有和其他朋友换妻、换女的爱好,我却不依!」

王五叹道:「伯母的性情和小美真像,其实您太多虑了。在性事上,我们绝

对不会强迫女人……这些条件,我都答应便是。」

话音刚落,小美已经欢呼一声跳了起来,叫道:「太好了!我终于又有个家

了!」

王家兄弟相视一笑,看着张月妍丰满成熟的妇人娇躯,不由跃跃欲试、食指

大动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王五帮着张月妍和小美母女立刻搬家。其实这些年中

陈永胜已经将家底败了个精光,也没有什么东西好带。母女俩一共整理出三个皮

包,就是全部家当。而王尧留在陈家,等待陈永胜赌博回来后与其谈判,当晚便

让他老老实实地签下了离婚协议。

隔日,王五又去给小美办了转学,安排到李正义的私立高中就读,省去许多

麻烦。

添人进口,兄弟俩的三居室就有些拥挤,只得将楼下两户的房子又买了下来,

一户过给妹妹王爱,一户给了小美。然后上下打通,变成了复式住宅的式样。

考虑到张月妍和小美都是受到一定心理和生理上的创伤,所以两兄弟强忍着

冲动没有立刻进行母女双飞,反而让她们先安心休养身体。这个行动获得了张月

妍的青睐,知道王家人并非只是贪图母女的美色,自此才算彻底放心。

王佐林知道大儿子定下了小美作为女朋友,而且还捎带一位可以融入王家环

境的美艳岳母,自然老怀大慰。每天都乐呵呵地下楼去看望二人,只不过张月妍

一直以保姆自居,不肯接受亲家的称谓,这让王佐林更加迫不及待等着张月妍劈

开粉腿,正式加入淫乱大家庭的时刻了。